鏡塚

这里阿镜,目前主刀男坑,APH淡圈,请多关照

我把你当上司你却想上我(70)


答应过这个双休日要更的,现在献上,还请笑纳
————————————

  一路上没有人阻拦。小葵端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遇上下人便以族长夫人有事吩咐自己去做为由而打发过去。

  用上了一点瞬移,很快便到了宫墙边。小葵捏了捏袖子里的玉佩,踏出去。伊万设下的结界并没有限制王耀自主出入结界范围,小葵的做法仅仅是带起了一丝颤动。

  出了宫,小葵也就不再控制妖力的使用,往城外一座孤峰赶去,不一会就到了峰顶,进入了一个被藤蔓堪堪遮掩住的洞穴中。

  穴内幽暗而略显潮湿,深处显出一团暖黄的光源。小葵闪身靠近,在光源十丈开外跪下,取出玉佩恭敬地献出:“主上,他已带到。”

  在更深的地方,光源所能笼罩的极限处,一个全身被黑袍覆盖的人端坐在椅子上。听到小葵的话,缓缓睁开了双眼。左眼的灰暗彰显着他便是当初出现在白熊宫内的人。

  嘴角扯出一丝冷冷的笑,费列罗从椅子上站起,踱步到了小葵面前:“你做的很好。等我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保证你能跟你心心念念的情郎在一起。”

  这当然不过是句空话。他费列罗恨不能将伊万亲手碎尸万段,又怎么可能留他活口。而这个痴心妄想的小葵妖,在失去了她的利用价值之后,也就只能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倒也不失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在一起”。

  眼中的寒芒更甚,取过玉佩放在地上,费列罗右手光色乍现,挥手拂过玉佩上空,王耀便恢复了人身。

  再是取了一杯水泼在王耀脸上,冷水冰凉的触感使得王耀转醒。还没等王耀辨认出眼前的情况,费列罗一手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不得不仰起头来。

  费列罗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茫然之后迅速归于冷静,玩味地说道:“好久不见了,小猫咪。”

  王耀尝试着动了动手,却发现自己浑身没什么力气,而下巴上的那只手越发用力,想来已经是掐出了痕迹。微皱着眉,试探着开口:“我可从未见过阁下,何来好久不见一说。阁下莫不是找错人了。”

  “找错人?”费列罗低低地重复了这句,然后就开始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说我找错人,伊万的夫人?”手下越发用力,在王耀觉得自己的骨头要被捏碎的时候,费列罗突然松开了手,再不留空隙地掐上他的脖子:“我说天真的猫咪,你知道我等你来等了多久么?”就着这样的姿势,费列罗将王耀的脸转向另一方,“怎么样,被身边的人背叛的滋味如何啊?哈哈哈哈哈哈,现在伊万那家伙还不知道你被带到了这里。你觉得,他知道你不见了,该有多着急啊~”

  最后一句,费列罗几乎是贴着王耀的耳朵说的,气息的热度使王耀觉得难受,想要侧头偏开,又被费列罗掐着拉了回来。

  王耀微咬着下唇,眼神冷冽地看着跪在地上不敢直视他的小葵,终是移开了目光,平静地看向一脸病态的费列罗:“所以呢,你想用我来威胁伊万,还是直接杀了我?”

  “聪明的猫咪果然讨人喜欢,你猜,在我杀了你之前,伊万能不能赶到呢?”说着,圈住脖子的手猛的收紧,窒息的感觉瞬间充斥了王耀。王耀想要掰开费列罗的手,但终是徒劳。手无力地搭在费列罗的手腕上,脖子涨得发紫。

  就在王耀陷入快要假死休克的境地之时,费列罗想起要留着他来作为筹码,便慢慢送开了手。也就在此时,原本已经晕厥的王耀突然睁开了眼,琥珀色已经彻底变为血红色,手也瞬间抓住了费列罗的手腕。下身撑地用力将费列罗一个过肩摔了出去。
 
  “爷也是你能威胁的!”

【刹那芳华】初遇

*自家本丸设定
*主cp为数珠雪
*ooc超级严重,慎入

————————————
  “破邪显正!”伴着一声厉呵,黑白长发的人挥动手臂,手上的刀径直劈向庭院内的樱花树,刀身划破空际带起一阵涟漪。接着传来沉闷的撞击声,樱花树被刀气所撼动,花瓣从枝头上簌簌地落下来,迎着风,飘入了长廊。

  江雪穿着出阵服,手上拿着一份报告。刚远征完回来,见过弟弟们后,江雪也没有要换回常服的想法,将远征途中的各个事项整理完毕便去见主君。
 
  木屐踏在木质长廊上,碰撞出清脆的响声。江雪似心有所思,竟也没有注意到在庭院里的数珠丸。只是在他喊出那一声的时候才猛然间反应过来,一抬头往数珠丸的方向看,却猝不及防地正对着花瓣飘来的地方。

  有异物向自己袭来,江雪第一反应是拔刀,只是在手摸向自己腰间时才想起来自己虽然没换衣服,但刀已经解下放在房间里了。

  摸了一个空,这会愣神,江雪也就被劈头盖脸地泼了一个花瓣雨。

  数珠丸感觉到江雪后,立刻睁开双眼去观察他的情况,一声“小心”瞬间卡在喉咙里。
 
  浅粉色的花瓣从空中落下,形成一片“雨帘”。水蓝色的人被包裹在其中,清冷的脸上带着一丝无措。两色相映成趣,既是对比,又是衬托。片片花瓣缓缓飘扬,落在长发上,成为清艳而不妖媚的发饰。落在额间,点成梅妆,缓和了向来微凉的脸庞,自添一份暖色。

  数珠丸再看了江雪几眼后,复合上双眸,默念了几句《妙法莲华经》后,才向他走去。

  “冒犯了阁下,不知可有恙?”

  江雪心中正有些许燃火,听得这个晴和的声音,倒也莫名冷静下来,也打量了一下眼前人。

  渐变长发及地,头侧戴着紫珠环夹,双眸微敛似虔诚状,很像是与自己同属佛家子弟。此时精致的脸上带着淡然,微抿的唇倒是显现出了他的一丝忧虑。穿着的内番服倒像是笑面青江的款式,莫不是……

  “无事,”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看得有点久,江雪状似平静地移开了视线,“阁下若没有别的事,江雪就先为主君送报告去了。失礼了。”说完,侧身从数珠丸身旁走过。

  数珠丸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江雪离去的背影许久。再转身准备离开时,一低头就看见了地上的报告。想来是江雪想要拔刀时不小心松手掉了的。弯腰捡起,指尖在纸上摩挲了两下,便也转向主君房间的方向走去。

有点想要啊(*ฅ́˘ฅ̀*)抽不到也就当是拉低中奖概率了【滑稽】

-浅咛-:

【预售抽奖】

-Eyes On Us-马场林方吧唧、色纸和亚克力挂件预售开始啦!

主代理 @木上倚丝萝 ,寄售 @Mitosis笙 。

主代理店铺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4f21deb3tf85X&id=567444239280

转发此博并关注我,转发后请在评论里扣1, 4月15日随机抽一人送一对马场林方吧唧!开奖前请不要删除转发,谢谢大家的支持~

另外微博也有转发抽奖活动,抽一人送色纸一套,不要错过哦~

微博抽奖地址https://weibo.com/3792422162/GbayHlx7S?ref=home

我把你当上司你却想上我(69)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王耀从猫族回来的当日就下起了雨。伊万取了一件披风盖在已经站在门口看了一下午雨的王耀身上,带着撒娇的语气轻声说道:“小耀已经看了很久了,难道这些雨比我还要好看嘛?QLQ”
“……太平静了。”
“什么?”
“我说,太平静了,不该这么平静的。”王耀转过身,直视伊万的眼睛,琥珀色的瞳孔中带着一缕微芒。
从雨开始下的那刻起,王耀心里就隐隐有着异样的感觉,胸廓间压着沉闷。自此他回族之前开过会议之后,上报的动静就小了不少,渐渐归于无。如果魔族真要搞什么事情,这个时间不该这么安分才是。
伊万只是在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低头在王耀的额头上蹭了蹭,“是这雨下得小耀心烦了么?小耀一路辛苦,还是多去休息吧,这里有我。”语毕,又将披风拢紧一些。
王耀盯着伊万看了一会,审视了一番他的笑容,还是点点头,转身去了内间。
伊万目送他进去,对着空气说了句“保护他”便出了殿门。
到了议事厅,让人把伊戈尔叫来,在四周设下结界之后,伊万就一脸凝重。伊戈尔倒是熟门熟路地到自己呆的地方坐下,悠哉悠哉地提溜起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看着。
“怎么了我的族长大人,夫人又把你赶出来了?”见伊万仍保持着阴沉的状态,伊戈尔将书搁下,一手撑着桌子懒散地问道。
伊万终是叹了一口气,扯了扯自己的围巾,也坐了下来:“小耀觉得这个事情不太寻常,最近我也开始察觉一些端倪。那边,确实是太静了。”
“那你觉得,该怎么做?”伊戈尔抬手倒了杯伏特加,想了想,还是将伏特加推至伊万那边,自己再倒了一杯茶。
厅外,雨势略有削弱,瓢泼的大雨渐渐转变为如丝般密集的细雨。窗外的景色被笼罩在雨雾中,一个娇小的人影从庭间窜过。飞扬的衣摆不小心打到路旁的枝丫,惊落了几瓣嫣红。
伊万拿起杯子仰头一口饮尽,伊戈尔又替他倒了一杯。再次一口闷,伊万推了推杯子,示意不用再倒了。“魔族从来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这次,倒像是他们背了个锅。要真是这样,我的魔法小棒棒可是饶不了那个背后作梗的家伙。啊啊,要是头兽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拿他的皮做一件披风给小耀了,当然前提是他的毛色足够好看。他的筋可以给小耀做头绳,刚刚他的发绳又被我一不小心弄断了。嗯……还有,他的骨头可以给小耀做笛子,小耀吹笛子吹得可好听了。还有还有……”
伊戈尔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表示并不认识眼前这个沉迷于自我世界无法自拔的妻奴。
“所以说,”伊万独自念叨了好一会才脱离他的世界看向伊戈尔,“果然还是活捉了比较好吧,只要不死怎么着都行,水管先生已经饥渴很久了的说~诶嘿嘿^L^”
两人在议事厅商讨了许久,直到夕阳已沉,月色清晖撒在庭间,王耀悠悠转醒,掀开被子下了床。
还没摸上内间的帷幔,一只手抢先拉开了。小葵正端着一碗黑米粥,见王耀醒了,高兴地说道:“殿下您醒了!族长大人预料到您大概会在这个时候醒,提前让奴婢为您准备了食物,殿下快来吃吧!”
王耀也觉得有些饿,便点点头,在凳子上坐下了。小葵将粥递了过去,王耀嗅到粥的清香,不禁食欲大开,不一会就将整碗粥喝了个干干净净,末了还舔了舔嘴唇,有些意犹未尽。
小葵见此不由得轻笑出声,将碗收起交给早在一旁侍候的仆从:“殿下刚醒,不宜吃太多东西,等再过一会就会上正餐了。”
王耀微微颔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还是里衣,便站起身去拿衣服。王耀刚走开凳子,忽然觉得一阵眩晕,眼前事物都开始模糊旋转,踉踉跄跄走了两步,终是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小葵上前推了推王耀:“殿下,殿下?”见王耀毫无反应,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伸手捏咒将王耀变作一块玉揣进袖中,翻身越出窗户,消失在夜幕中。
原本下午有所削弱的雨势,一时间又猛增起来,雨滴不断打在屋檐上的滴答声,无端惹人心烦。
————————————
突然诈尸!
表示一下自己还没死透。
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更(烟)

淡圈,长弧,勿念……
约,三年之后……

家里主子太诱人ฅ՞•ﻌ•՞ฅ
吸猫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不要问我为什么有两张不一样的床……

我把你当上司你却想上我(68)

伊万好不容易见到了王耀,结果还没好好对着他倾诉【sa jiao】衷肠,就得面对猫族族长。媳妇走开了,心里当然是不爽,但眼前的好歹也还是自家媳妇那边的大人物,纵使伊万内心再不耐也得好好应付着。
这边的族长自是洞穿伊万的心思,便也不再做些象征性的礼节,开门见山地问道:“老朽听贵族三长老所言,阁下有意求娶我族王耀。”
闻言,伊万眼皮一跳,立刻正了正身形,脸上那无辜纯真(?)的微笑也收了起来,换上严肃认真的表情:“是的,我想娶小耀,还希望族长能够同意。”
末了,还担心这般不够有诚意,偷着瞥了一眼在侧边看热闹的伊戈尔。伊戈尔也明白伊万眼神中的求助,抛回个眼神给他。
眉来眼去(?)之间,伊万心领神会,深吸一口气说道:“族长,请相信,小耀嫁给我不会受委屈,我会视他为灵魂,将他铭刻于心脏之上。小耀是我向往的花楸树①,希望族长您能将那白桦树枝放在桌上②。”
族长先是愣了一下,虚抚胡须的手一顿,细细思索了伊万的最后一句,心下明了。轻咳一声掩饰脸上那即将绽开的皱纹,状似平静地缓缓开口道:“婚配的事情并非老朽一人说了算,还是得看当事人的意思。”
说完,微微侧身对外喊道:“耀儿,你进来。”
和伊丽莎白一同退到外面来的王耀说是与她好好玩耍,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琥珀色的眼瞳时不时看向族长所在的房间,口中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伊丽莎白的话。
“这么说来,耀耀你同意啦!”了解王耀此时神游天外的伊丽莎白抓住这个机会,说了些放在平时王耀绝不会点头答应的事情。
果不其然,王耀并没有认真听,下意识就点头嗯了。直到“阴谋”得逞的伊丽莎白扑上来抓住肩膀,王耀才回神一般转头看她:“……什么?”
伊丽莎白一脸“猥/琐”【雾】地凑近王耀,正要说出刚才说的话时,两人就听到房间内传来族长的喊话。伊丽莎白便耸耸肩,拉起坐在地上的王耀往房间里走:“既然族长大人喊你了,那这个事咱们下次再说吧,反正是好♂事~”
王耀虽是一脸懵逼,但也不甚在意【没有看到哲学符号★】,也点点头,走进房间。
“族长您喊我所为何事?”
“白熊族长说是对你芳心暗许【雾】,你不在他身边他就茶饭不思,无心处理政务。现在呢对老朽倾诉衷肠,说他把……”族长轻抚胡须一脸和善地笑着。
还没等族长长篇大论一番王耀就忍不住打断了他:“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妈呀眼前这个老头真是自家德高望重和蔼可亲为族为民……呸扯远了。这人不是我家族长吧……我莫不是看到了一个假族长)
族长讪讪一笑:“简单来说就是,耀儿你愿意嫁给他吗?”
【以上纯属瞎搞↑】
【哎呀日♂理万机的族长偶尔也是要放纵一下放飞自我★】
【我才是写了个假文】
【以及科普——①花楸树在俄/罗/斯文化中象征着姑娘和爱情、象征着即将出嫁的美丽少女等等,当然还有其他象征意义,但文里的就是那个了】
【②俄/罗/斯/民/族把白桦树作为婚姻习俗中显示特殊传统的事物。在乡村,媒人来女方家提亲时,如果桌上放着桦树枝就表示姑娘同意出嫁;若放的是松树枝或橡树枝,则表示拒绝这门婚事。】

我把你当上司你却想上我(67)

又是一次说干就干的行动,族长在传召长老部门并成功来人之后,指了指桌上大叠的文书,丢下一句“这些就交给你们了”就拉上王耀带着伊丽莎白跑了,徒留几位长老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从宣政殿出来后,族长就带着两人去了王耀之前在宫里的住所。那是一座在无数华丽宫殿各自争奇斗艳中显得清新脱俗毫不做作的……竹屋,没错就是竹屋。不过虽是竹屋,占地却不小,丝毫不显简陋,在夜色中月光下让人只觉得清雅幽静。
伊丽莎白第一眼看到这屋子也是一惊,与想象中的朱墙琉璃瓦完全不同。不过一想到王耀那副仙人样,倒也是极其符合的。
王耀上前一步推开门,竹屋内的摆设与他离去之前没有丝毫差别。伸手轻轻拂过桌面,自是一尘不染,可知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悉心打扫这里。偏头一看族长,见他轻抚胡须笑容和蔼,便能猜出,这是族长吩咐人做的了。
心下一暖,王耀微微笑了笑,牵起族长的手引他到椅子上就坐,又招呼伊丽莎白过来坐下。
“族长,咱们今晚可是要在此与白熊族长会见?”王耀到桌边倒了三杯茶,拿了两杯分别递给两人,自己端起剩下的一杯轻抿一口。
族长笑着点点头:“宫里其他的地方都不适合,说到底,还是耀儿你自己的住所最好。还有,你在族里的这段时间就住这,屋里什么都有。”
闻言,王耀看了一眼伊丽莎白,对族长说道:“族长,那三长老她是否也暂居这里?我这地方虽不大,但客房还是有的,三长老住我这,也更好照料些。”
“如此甚好。”
安置好住所后,三人便开始商议与伊万会见的事。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伊丽莎白抬头看了看外边的夜色,“族长大人,是否要开始与我族族长会见?属下来施咒吧。”
族长微笑着摇摇头,将饮尽的茶杯放于一侧的桌边上:“是时候该见见我耀儿的未来夫婿了,不过施咒一事便交给老朽吧,三长老一路奔波劳累,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
“怎可劳烦族长您来施咒,我来便可。”说着,王耀一挥袖,桌上便出现了一面镜子【没错,这是我√我来助攻了】闭上双眼,十指掐诀,薄唇轻启,口中念念有词。随后食指一点镜面,其上便浮现出一道光影。
这一边的伊戈尔早已在桌上放置一面平镜,手执一本书坐在旁边翻阅着,等待猫族那边的讯息。王耀施咒时伊戈尔便有所觉察,待镜上光影显现出来的那一刻就坐到了正对面的椅子上。
光影渐渐清晰,王耀的脸清楚地显示在上面。伊戈尔向王耀点点头示意:“夫人。”
王耀此时也懒得再跟他们纠结称呼问题,也是点点头,往伊戈尔身边看去,却没有看到伊万的身影便开口询问:“伊戈尔,伊万他——”
还没等王耀说完,一个熊躯就朝这边跑过来,一把推开伊戈尔,凑到影像前面,兴高采烈地对着王耀说道:“小耀我在这里啊!在这里在这里!”
伊戈尔被推到一旁,看了看兴奋的伊万,便自觉退到侧边看热闹。
王耀先是一惊,不一会便恢复原来的样子,对伊万笑了笑:“原来你在啊。”
“知道小耀你今晚要来找我,我当然时刻准备着!”说着,伊万邀功似的眨了眨眼睛,“小耀我好想你啊,一刻也停不下来。站着想你,坐着想你,躺着趴着都想你!”
听着这般直接的情感表达,王耀不由得红了脸,想起这里还有两个人,侧过脸去看,是两张写满了“我懂”“看妖直播秀恩爱”“不要停继续”等各种意味深长的脸。
王耀无奈地抚了抚额,转过头对伊万说道:“行了别贫,现在有要事呢!我家族长说要见你,不然我才不找你。”
“什么嘛小耀好狠心——”伊万顿时苦了脸,但还是整理了自己的表情,“既然是猫族族长大人要与本族长会见,自然是要认真对待。请族长大人出面吧。”
闻言,王耀赶紧给自家族长让了位,自己和伊丽莎白玩耍去了。
“白熊族长,幸会。”
————————————
这里想恬不知耻地求长评,如果有小天使写了的话可以随意点梗我来写!只要别是NP,什么都可以!高H的也行啊!

我把你当上司你却想上我(66)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皓月升上夜空,如水般澄澈的皎洁月光洒在宫苑内。一朵云彩在月前飘过,地上泛起了涟漪。
伊万看着摊了一桌的文书,表示内心有句MMP一定要讲。由于这段时间妖界的异样,再加上伊万那说走就走将事情全部推给长老们的偷懒,桌上堆积下来的文书可比平日里添了三倍之多,以至于紧赶慢赶倒腾了一个下午都还没处理完。
这样的话,今晚可就不能和小耀见面了……
正当伊万为如何解决这些破纸而一手抵着额头,另一手差点又把笔掰断,垂头苦恼思索的时候,有人敲了敲殿门。伊万瞥了一眼殿门,放下了深受折磨的笔,扯扯围巾,对外说道:“进来。”
门开了,小葵双手端着一个盘子,里边放了一个小碗,迈着稀碎平稳的步子踏进殿内。平步移到伊万身旁,小葵半蹲着将盘子轻放到文书周围空出的桌角上——到伊万有点距离——两手端起小碗,缓步走到伊万侧方跪在其脚边,低下头,将小碗举起:“大人一日未曾进食,这是厨房刚做好的格瓦斯①,请大人喝一些垫下肚子,很快欧拉季益②就做好了。”
伊万居高临下地低着头,紫瞳盯着碗中略显红色的液体,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意味,低低地笑了一声。这一声似是石头般沉重地砸在了小葵的心脏上,圈在碗外壁的手指不由得握紧了些。
伊万倒也不担心她在格瓦斯里做什么手脚,伸手取走了小碗,仰头一饮而尽,就又丢回了小葵手里:“厨房的那些个厨子是该换一批了,做的味道不如以前了呢。^L^”
带着轻笑的话语让跪着的小葵身子僵了一下,收回拿着空碗的双手,缓缓站起身来向伊万行了一礼:“是,小葵会去说一声的。”随后转身将碗放回了盘子中央。
再次端起改变分量的盘子,抬步退下时离伊万近了些,瞥见桌上那叠文书,身形顿了顿。轻咬下唇,试探着开口道:“大人,是否需要传召长老?”
伊万终是正眼瞧了她,闻言唇角微微勾起,正打算说什么,有人推门而入。两人均闻声望去,是伊戈尔。
小葵见此赶紧向他行了一礼:“见过二长老。”
伊戈尔并未作出应答,他对着小葵手中的盘子凝视了一会才淡淡开口道:“本长老记得,这是伊利的工作。”
“是……是小葵擅作主张,请大人饶命!”小葵脸色一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头抵在地砖上。
“咔”
伊万手中那支可怜的笔还是断了。挥手将断笔扫在地上,一反手又是支崭新的笔浮在手掌上。
“你在这呆的够久了,小耀可没有让你这么服侍我吧?”伊万的脸上现出孩童般明媚的训练笑容,“我可是很不习惯除伊利之外的人来服侍我呢~你说是吧,伊戈尔。”
伊戈尔瞥了有些瑟瑟发抖的小葵一眼,一甩袖走到了日间自己所坐的位置上。
“以后少做些多余的事情,下去吧。”
“是……”脸色苍白的小葵连忙爬起,端着盘子快速地退出了殿内。
算得上狼狈的小葵出了殿,在殿外僻静处停下,倚身靠在了柱子上。
多余的事情……吗?明明是担心大人,却换来这个结果……大人没有拒绝格瓦斯,虽然说味道不如以前,但也喝完了不是吗?果然,那位大人才是特殊的……为什么……呢?
殿内的两人互相对视着。
伊万一头栽在文书堆里,闷着声说道:“这堆破纸,我早晚有一天要把它们全撕了……”
伊戈尔表示看热闹,并不关心自家族长的死活。
“呐呐伊戈尔,”伊万猛地抬起头,一双紫瞳亮晶晶地盯着眼前那人,“为了我的幸福,伊戈尔来帮我解决剩下的这些吧!不帮的话就用魔法小棒棒揍你哦~”
“报酬。”
“两天两夜的假期,伊戈尔可以去陪夏佐哦~”
伊戈尔想起了自家前段时间哭着跑回来的小家伙,挑了挑眉:“行,成交。”
还不等伊万放肆大笑去准备和王耀见面,伊戈尔又淡淡地丢出了一句话:“夫人刚通知属下,猫族族长要见您,所以今晚即使您没有完成任务,也必然是可以见到夫人的。”
在伊万身上的黑气彻底溢出爆发之前,伊戈尔就站起身朝外走,只留一句“属下去准备两位族长会见的事宜了”便出了殿门。
偌大的宫殿又变得寂静,只是站在殿门外的各仆从侍卫却清晰地感觉到一股由脚底板自下而上的寒气涌了上来,浑身打了个哆嗦。
“korukorukorukorukorukoru……果然伊戈尔还是被杀掉比较好吧,呐~一想到伊戈尔血肉模糊地被架在火堆上,全身溃烂被泼上高浓度的盐水,再让烈火灼烧却无法叫出声的样子我就兴奋得不行呢~”
【①格瓦斯——是一种盛行于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东/欧国家的,含低度酒精的饮料,用面包干发酵酿制而成,颜色近似啤酒而略呈红色。由于其酒精含量只有1%左右。在俄/罗/斯城市,克瓦斯也可以指红茶菌。】
【②欧拉季益——俄/罗/斯美食欧拉季益是传统俄式松饼。有栉瓜、猪或牛肝等咸口味,也有苹果,开非尔等甜口味。】

我把你当上司你却想上我(65)

当晚,王耀与伊丽莎白就到了猫族,猫族指派的接待者已在两族交界处等候多时,见到两人便连忙迎了上去。
“见过两位大人,属下是外交部副部长,奉族长之命在此恭候二位大驾光临,大人长途跋涉辛苦了。现请大人随属下前往王宫觐见族长,族长已为大人准备了宴席洗尘。”副部长双手拢入广袖在胸前交叠,弯腰向两人行了一礼,后一手摊出示意两人跟他走,“请。”
王耀也对其虚行一礼:“劳烦部长带路。”
站在王耀身后侧的伊丽莎白则是按照白熊一族的礼节向副部长行了一礼:“劳烦。”
三人便又是一同前往王宫。
走在后方的伊丽莎白暗自看着王耀。
猫族是个极具古典风情的种族,现代东方人类社会就有不少关于灵猫的传说。猫族与古代中/国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服饰、风俗人情与礼制等等。广袖深衣在这屡见不鲜,也有各地分支的特色服饰。相处之间皆是一派儒风,君子谦谦。与白熊族是极为不同。【说白了就是耀家和露家的差别,一个君子一个战斗民族】
即使见识过猫族的礼节,王耀做起来又是别有一番风味。与在白熊族的活泼随和不同,在猫族的王耀恍若一夜之间变了个人,气度翩翩,举止文雅从容又不迂回死板,俨然一个书香门第的世家公子。
这种感觉,伊丽莎白第一次感受到,无论是怎样性情表现的王耀都没有违和感,那个呆萌俏皮的是他,这个温润如玉的也是他。但更多的,伊丽莎白还是觉得,王耀是个天生的君子,这样的气质无双。这个词用在王耀身上太多次了,无论怎么形容,君子最为合适。
自此,伊丽莎白对于王耀,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自家族长喜欢的妖,果然不同凡响。
王宫并没有那么远,三人很快便到了宫内。副部长从怀中取出令牌通过了侍卫的排查,到了宣政殿前。内侍前去通报,很快又出来请三人进去。副部长将两人带到后,族长挥袖让其下去领赏,便退下了。
猫族的族长与伊万不同,已经是头发花白的老者,眉眼间尽是慈祥的笑意。妖与人又不同,拥有长久的寿命,几千岁在这也不过是青年时期,猫族族长已是有着万岁高龄了。身体健硕不用提,同样是深藏不露的主,这副慈祥老者的模样下可是有着常妖无法匹及的力量。
族长从堆放文书的桌案上站起身,走下台阶到了王耀身前。
王耀敛眸,膝盖弯曲跪在了地上,双手一拢,上下交叠水平放置于半空,在头向下的同时一起向下,最终置于额头下方:“拜见族长大人。”
族长虚抚如头发一般花白的胡须,和蔼一笑,手握在王耀的臂膀上让王耀起身:“好好,耀儿啊,在人类社会还有白熊族那边过得怎么样啊?你已经好几百年没回来了。”
王耀温和一笑,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木盒:“族长您放心,一切安好。在人类社会的时候工作挺顺利的,承蒙上司器重,生活滋润。”说着,将小木盒放置于双手手掌上呈与族长,“这是白熊族族长托我带来的见面礼,说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您笑纳。”
族长笑意盈盈地从王耀手中接下。王耀将手收拢回袖中,继续说道:“在白熊族也无忧无虑,白熊族长待人热情友善,在那受了不少照顾。”
族长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阵轻轻的嗤笑声。转过头一看,伊丽莎白用袖子捂着嘴,肩膀上下耸动。见两人往这边看来,手握拳头放在嘴边轻轻一咳,随后赶紧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置于左胸上,头低垂着开口道:“属下是白熊族的第三席位长老,奉族长之命随王耀大人一同前来拜访。刚才失礼了,望族长大人见谅。”
族长笑着摆摆手说不碍事让伊丽莎白起身。
“老朽只是好奇阁下方才是想到了什么如此发笑?”族长时不时地捋一下胡子,两眼笑得眯起。
“这……”伊丽莎白瞅了瞅王耀,见对方脸上也是带着一丝不解,只好强忍住笑意,微笑着说道,“实不相瞒,王耀大人已经成为我白熊族内定的族长夫人了。既然是夫人,宫内当然要好生伺候着才是。”
“哦?竟是这样?”族长往王耀看去,“耀儿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又成了白熊族的族长夫人了?”
王耀一听伊丽莎白的话就顿时红透了脸,在族长的注视下只得紧张地摆着手:“不,不是的族长,我,我……”
“不是?你不是族长夫人,那这位长老,是在欺骗老朽?”族长甩了甩袖子,眼神变得锐利了些许。其实从刚才王耀的反应看来,伊丽莎白的话是没错了,但这种事情,还是要询问一下当事人比较好,族长想让王耀自己承认。
“不,不是的……”王耀一听,手摆得更急了。如果因此惹族长以欺瞒之最发怒而害了伊丽莎白,自己才真是罪过了。王耀咬着下唇,并没有看到伊丽莎白毫不畏惧的淡定样和族长眼中闪过的一丝精光。
“三长老她……她说的没错,伊万他……确实……那个……”王耀眼睛一闭,视死如归地说道,“我已经和伊万私定终身了!”
“哈哈哈哈哈哈!!”短暂的沉默过后,族长摸着胡子哈哈大笑起来,走上前拍拍王耀的肩:“好孩子,这下你有了归宿,老朽也不用一直愁着给你安排相亲了!”无视王耀的发愣,族长摸了摸他的头,“今晚洗尘宴过后,你们俩视频通话一次,让老朽也来观察一下你这未来夫婿啊!”
“族……族长……这就不用了吧?”王耀纠结着扯出来一个笑脸,“您公务繁忙,这就……不麻烦您了吧……”
族长又是摸了摸胡子:“嗯……今天公务确实不少……”
王耀眼中刚亮起光芒,以为这事就这么盖过去了,族长的话仿佛迎头泼过来一盆冷水。
“既然如此,那洗尘宴就先不办了,改天再选个黄道吉日,今晚公文就交给几位长老,老朽直接去看你夫婿去!”
王耀:((유∀유|||))族长您还不如先给我弄个洗尘宴呢!洗尘宴东西又多又好吃啊!
伊丽莎白:(/≧▽≦)/~又发现一名神助攻!族长大人好样的!
族长:( ̄▽ ̄)/甚好甚好哈哈

【嗯……说明一下,伊万现在大约是八九百岁,人类的十九到二十刚出头的样子;子露是四百年前,所以是四五百岁的样子,人类的八岁到十一二差不多★妖的年龄与人的年龄没有准确比例,我瞎写的】